美谷朱里,《元史》记载元朝皇帝也是穿龙袍的,那为什么元朝皇帝的画像都是穿蒙古服装的呢?


时间:

《元史•舆服志》记载:“天子冕服,衮服制:以漆纱上覆,曰延,青表朱里,延之四周匝以云龙,冠之口围系以珍珠,延之前后各以十二珍珠围之,延之左右系黈纩二,簪以玉为之,贯于冠。”

《元史》上的这段话没说错,元代确实有像汉唐宋明一样的汉式的“冕服”,题主引的那段话就是在描述“冕服”,冕服是很庄重的场合,一般都很素雅,“青表朱里”,就是说外面一层是青色,里面一层是红色,然后四周用“云龙”装饰,冠前下垂十二旒,这是典型的汉式冕旒。因此元代在服饰上其实是接受了中原汉地的传统的, 你去看大驾卤薄图就可以看到,元代的正式礼仪活动中的服饰跟宋朝很像,甚至今天都可以用它来复现宋代的风采。这一点跟清朝不一样,清朝彻底放弃了汉式的冕旒制度,在满族衣冠的基础上设计了一套新的冕服系统。

当然仔细看这幅图,有些人是唐宋的打扮,有些人是元代特别的蒙古式的衣冠。所以《元史》讲本朝的服制,“近取金宋,远法汉唐”,“参酌古今,随时损宜”,总体思想就是既要体现“大元”是汉唐宋的继承者,又要体现“国制”(就是蒙古入主中原),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大杂烩。

具体到皇帝的冠服制度,元代按照汉唐宋的传统,有冕服、有常服、有朝服等等,题主举的《元史·舆服志》上的那段话就是“冕服”的。不过要注意的是,冕服不是一般衣着,而是最高等级的祭祀用的礼服,皇帝一般在祭祀天地时才穿,平时是不会穿的。现在留下的元代帝王的画像都是画的日常生活的标准像,所以我们都没有见到画成冕服的打扮元代皇帝的画像,没有画像,不等于没有,有冕服也不等于天天要穿。


我们一般看到的元代皇帝的画像是这样的:

这是传世的忽必烈的画像,他没有穿“冕服”(再说一遍,不是没有冕服,而是日常生活中不穿,汉唐宋明都是一样的,所以电视上经常穿着冕服出来逛的皇帝都是现代人的想像罢了。元代皇帝的常服叫做“质孙”,是蒙古族的服装经过改良后的皇帝的常服,基实大部分的蒙古人的服装跟这个也差不多,

这是元代个普通蒙古人的墓室壁画, 穿的也是“质孙”。这种服装上衣与下裙相连,衣袖比较紧,下裙则较短,便于骑马打猎,元朝皇帝日常生活大多穿成这样,同时百官也是,有朝服,也有这种蒙古式的“质孙”服。

这个问题其实也包括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说明中的“元朝皇帝是否穿汉式冕服”?第二个是标题问的“元朝皇帝是否穿龙袍,为何画像都穿蒙古服装”?


关于第一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元代皇帝确实会穿“冕服”一类汉式礼服。

早在忽必烈一统中国以前,元宪宗蒙哥就曾在漠北的日月山进行过祭天礼,当时便身穿“冕服”,是蒙古汗第一个身穿汉装的记录。“初宪宗壬子年(1252)秋八月,祭天于日月山,用冕服自此始。”这次祭天时,忽必烈将东平的儒士、乐工进献给蒙哥,制作冠冕法服,以供大礼使用,但或许是因为和蒙古礼仪差异过大,只是浅尝辄止,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再未使用汉式礼服礼仪,“冠服车舆,并从旧俗”,还是以蒙古旧俗为主。

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后,开始陆续建立元朝礼仪制度,至元十二年(1275)博士曾议拟天子冕服,但似并未实施;大德十一年(1307),博士又议唐宋天子衮冕制度,但此次依然“事未果行”,没有实际制作;至延佑七年(1320)七月,英宗命太常礼仪院速制法服。“八月,中书省会集翰林、集贤、太常礼仪院官讲议,依秘书监所藏前代帝王衮冕法服图本,命有司制如其式”。模仿前朝图本,制作了一套皇帝使用的衮冕服,并且实际穿上了身,“延祐七年十一月丙子,被服衮冕,恭谢于太庙。”同时还穿过汉式帝王的朝服通天冠服,“帝(英宗)服通天冠、绛纱袍,出自崇天门”。

此次是元朝皇帝正式依照汉礼穿着礼服的开始,当时也对百官的汉式祭服做了详细规定,大都耆老甚至为之涕零。自此以后,便多次有皇帝如英宗、文宗、顺宗身穿汉礼服的记载,“丙戌,帝(英宗)服衮冕,享太庙”,“甲子,(文宗)服衮冕,享于太庙。”甚至英宗当时所造的衮冕一直到元顺宗时还被翻出来使用,“至元六年冬仲,皇帝(顺宗)亲祀太庙。期迫,创制衮冕,猝不能办。适有英庙元制二副,已用一副,未经用者一副见存,皆以旧物为不宜而沮之。惟余与欧阳学士所言相同,解之曰:‘若以此物为不宜,则玉玺、宫殿、龙牀未尝更易,何独以此为忌也?’众议遂息。乃独易一中单,余皆就用之。”

所以,在元英宗以后,元代皇帝在祭天、祭太庙等大礼仪场合,按制度应当是需要穿着汉式礼服的,并且也确实曾实际执行过。当时有诗人描述元朝朝会:“六合一家尧日月,三呼万岁汉衣冠。”只不过元代帝王的衮冕服画像并没有留下来,其实不止元代,古代帝王的冕服像基本都没有传世,仅在传为阎立本所做的《历代帝王图》中可以看到若干例子。

历代帝王图中的衮冕服

关于第二个问题,则和帝王服装的多样性有关。

我们知道历代皇帝的服装都有很多种类,包括冕服、通天冠服等大礼服,以及吉服、常服、便服等,大礼服很少使用,我们一般说的龙袍在明清属于常服、吉服。

《元史·舆服志》只记录了皇帝的冕服和质孙服,质孙服即“一色服”,是宫廷大宴等场合穿着的服装,属于蒙古式服装,种类有很多,材质纹样也很丰富,有数十种,其中就包括了“金绣龙五色罗”、“金龙青罗”等等。元代帝王喜着龙纹袍,也多次下令禁止官员百姓使用龙纹。《大元通制》“大德元年三月十二日,中书省奏:街市卖的段子,似上位穿的御用大龙,则少一个爪儿,四个爪儿的织着卖有。……似咱每穿的段子织缠身大龙的,完泽根底说了,随处遍行文书禁约,休教织者。”

元代帝王的龙袍肖像也并非没有实例,刘贯道《元世祖出猎图》里所绘的元世祖忽必烈,外皮银鼠白裘,内穿大红衣上便有云肩膝襕缠身金龙纹,其实就属于龙袍的一种。另有一副元代帝后供养缂丝曼陀罗,其下有元明宗和元文宗以及两位皇后像,四位帝后身上的袍服均有金龙纹,二帝身穿窄袖大红通袖膝襕缠身龙袍,外套龙纹胸背搭护,也是另一处元代帝王龙袍肖像的重要例子。

元刘贯道《元世祖出猎图》里身穿大红金龙袍服的元世祖忽必烈。

元缂丝大威德金刚曼陀罗中的元明宗和元文宗,身穿窄袖云肩膝襕缠身金龙红袍及龙纹搭护。

历代帝王肖像的保存和传世都有一定的偶然性。许多皇帝生前会绘制大量御容,但因为种种原因,保存下来的只有其中的极少数,服装属性也不完全一致,其中又以常服为主。南熏殿旧藏的元代帝王半身像,保存下来的基本都是使用最多的蒙古式日常服装,而没有龙纹袍服和汉式礼服,但并不说明他们只穿这些日常蒙古服装。

南熏殿旧藏元代帝半身像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