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差异法三差异法例题,甲午战争中,日清两国军人身体素质差异有多大?


时间:


1894年12月,日军野战卫生部长石黑忠㥲发布了《日清兵体格比较》报告,注重研究作者对手清军士兵的体格状况,客观评价清军战斗力。

报告指出,以往日军普遍认为清国士兵体格高大强健,身体素质优于日军。但开战以来,野战医院卫生部门对俘获的清军士兵身体状况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以往日军对清军体格状况的评价偏高,实际上,两国选兵采用的身体检查与卫生标准存在较大差异。明治时代日本陆军已经是一支西化的现代陆军,采取欧美陆军强国提出的身体健康测试标准,重视后勤补给与配给营养,并引进先进的训练体系,以177名战俘与14218名日本陆军士兵体格检查的对照结果来看,清国士兵平均年龄高于日军8岁零5个月,而其中老者,居然有年过四十者,而幼者过幼,竟有不满16岁者,相当数量不在适龄兵役年龄段内。另外虽然清军平均身高超过日军1.8厘米,胸围超过日军4.6厘米,但平均体重指标比日军轻6.5公斤,日军士兵平均握力超过清军10公斤。另外关于体能,耐久力的另一个指标肺活量方面,日军士兵平均肺活量超过清军520毫升,石黑因此得出结论,日军在战场上占有明显的体能优势。


写到这里,再多说两句甲午战争中的日军伙食,早在西南战争中,日军陆军就已经在供应中加入罐头食品,到了甲午战争,日军已经普遍配发日本传统饮食风味的高热量牛肉罐头,以及以鲸鱼肉为原料的“勇鱼大和煮”罐头,甲午战争中仅军用罐头一项,花费就达到2515178日元。


1891年,日本陆军发布《野外要务令》,同时第三师团联合名古屋陆军医院,开发出了野外军用肉面包,每片100克,单兵一日供应6片,用汤茶等辅助进食。从营养学角度分析,其热量营养普遍高于传统的饭团等主食,但在甲午战争中,这种新型面包的配发量依旧不能全部保证,远离补给基地的日军陆军部队依旧要不时食用饭团。

甲午战争中,清日两国军人的身体素质差异还是相当大的。由于在甲午战争中,清朝一方并没有过与日本兵的直接测试,所以本文所得出来的数据均由日方做出。

在甲午战争前期的洋务运动时期,清朝只是想通过购买和仿造的捷径,一举增强本国的军事实力。结果,清朝不仅没有真正掌握到欧洲人的枪炮技术,反倒是本国的基础科技工业也与日本拉开了差距。不仅是在枪炮武器领域,在后勤支援、卫生医疗、食品供给、物资投送等于战争密切相关的领域,差距也日益增大。

既然题主问的问题是跟甲午战争时期,清日两国军人身体素质的差距有多大,那么必然要跟清日两国在卫生医疗以及食品供给方面有关了,下面本人就这两个方面,来对本问答作详细的解答。

在整个甲午战争中的清国军队中,没有明确的卫生医疗编制,战场医疗也处于一种涣散的无组织状态。因清代延续了汉文化的医学经典,宫廷医疗颇有长进,但民间医疗普及却有所退步。再加之中医疗法的缓慢疗效,无法适应近代热兵器造成的创伤。其次,清军也没有免费提供医疗的制度,治疗伤病的费用和营养费必须清兵个人承担,战地医疗无非得到保障,严重影响了清兵战斗的士气。但在战争中,清兵意外得到了西方传教士以国际红十字会宪章为宗旨,所建立的红十字会医院的救助,拯救了大量再甲午战中受伤的清军士兵,才弥补了清军医疗制度上的缺陷。

相反地是日本,不仅配有队属卫生员、卫生队以及野战医院、卫生预备员、兵站部附卫生员、患者输送部、看护妇(护士)。再由于明治维新时代的日本医疗在西洋技术下的影响下有了迅速进步,各种欧美式教学给日本提供了大量优秀的医生、看护妇,大量医护人才的出现,满足了战争医疗的需求。在甲午战争中,日军采取了中西医结合的医疗手段,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次是食品供给方面,日方由于在“西南战争”时期就出现了罐头食品,所以在甲午战争中也延续了这一点。除了日方自主制造的牛肉、胡萝卜、土豆、酱油等材料混合制成的罐头,日本人还委托美国制造罐头用于战争中的日本士兵伙食。另外日本海军罐头食品数量的使用量远远超过陆军,海军罐头种类也与陆军不同,基本上都以煮牛肉、烧牛肉、干牛肉、煮活鱼、煮鳟鱼以及菠菜、胡萝卜、蘑菇等罐头为主。

在饮用水方面,日本还仿造了从德国军队装备中带回来的水壶样品用来解决日军饮水问题。同时在日军的主食方面,还添加了除白米饭之外的牛奶、牛肉面包、干面包、饼干等食品。

在反观清军士兵,除了北洋水师的伙食好一点以外,陆军士兵的伙食还处于之前冷兵器时代的状态,并没有增进营养补给,也没有军用的罐头食品,以至于绝大多数清军士兵的身体素质都要差于日本士兵。

以下有一张清日两国士兵体格比较图,参加评价体检统计人数有日本兵14218名,清国俘虏77名。虽然统计结果是清朝士兵身高要高于日本兵,但在体重、肺活量、年龄、握力上都不如日本士兵。

(原创不易,谢绝其他平台创作者抄袭!)